案情回顧:藍旗街深夜殺人案
  獨居多年的退休教師,在自家門口被刺身亡,引出了這起耐人尋味的官司。時間回到2013年9月22晚,秦淮區藍旗新村,64歲獨居退休教師老付,走回了自家門口。他不知道,樓道里一個年輕小伙已等候多時,手裡還有刀……後經法醫鑒定,老付腹部遭銳器捅傷,導致心肺破裂,大出血亡。
  短短五個小時,警方就鎖定了犯罪嫌疑人。比凶殺本身更令人震驚的,是疑犯的身份:老付的親生女兒。
  早在1991年、3歲的胡某父母離異,她跟隨母親居住,撫養費一直是兩個叔叔承擔。胡某叔叔的證詞顯示,老付比較自私,還患有特異精神病,因治療未持續,一直未能病愈。上學時,胡某還曾假裝逛超市,甩掉父親的跟蹤。
  22年首次探父即遭騷擾
  22年過去了。去年7月份,胡某叔叔不舍兄長年老體弱、無人照顧,就想讓這對父女慢慢修複關係。可這22年來的首次上門探訪後,胡某情緒低落。在母親的追問下,她才說出被父親騷擾了。
  在國外生活的叔叔聽聞此事,還打電話質問了老付。據稱老付只讓他不要管自己的事,就掛斷了電話。第二次的探訪後,胡某回家仍然稱,又被父親猥褻了。
  這次,她在家生了一段時間的悶氣,一個念頭也越來越強烈:她要雇凶殺父。胡某開始在網上尋找殺手:“2萬元做一沒背景的老頭,不能讓人死在家裡,先打100元買車票,買好車票後發圖給400,見面後再給1000。”
  細節 殺手不知目標是雇主父親
  去年9月20日,河南魯山縣的鄭某某,收到了這條消息,1994年11月出生的他,表示自己是做這行的老手。
  正在鄭州打零工的鄭某某,當晚就買了來南京的車票。9月21日晚到南京後,他拿到了胡某給的1500元,同時掌握了老付的住址。9月22日晚,鄭某某就位蹲守,胡某打電話讓老付回家一趟。當晚10點多,在跟胡某電話里確認了目標的外貌特征後,血案發生……
  從現場消失後,鄭某某還不知道自己殺死的人是胡某的親生父親。
  案發當晚 女兒陪母親看文藝演出
  而案發當晚,胡某還跟母親去了工人文化宮看文藝演出。
  胡某的母親稱,當時她還不知道老付已經遇害了。“她平時性格內向,膽子很小,我怎麼也不能信。” 直到現在,她還是不能接受這個事實。對前夫猥褻女兒一事,她說前夫頭腦不是很好,加上其他原因,她相信這種事情他做得出來。
  而直到接受警察訊問,同為父母離異的鄭某某,才知道雇主與死者的血緣關係。法院審理期間,他一度出現畏罪情緒。
  法庭審理 死者家屬諒解兩被告
  不久前,南京中院開庭審理了此案。老付的兩個弟弟,在譴責胡某和鄭某某兩人行為的同時,放棄了民事方面的賠償,並寫了內容大致如下的諒解書。
  “這是一起家庭悲劇。我們認為,老付從小遺棄胡某,在胡某成人後又對其進行騷擾,是有過錯的……我們請求法官對胡某從輕量刑……”
  而對素昧平生的行凶人,家屬也一併求情:“我們嚴厲譴責為錢財殺人的鄭某某。但基於人道主義立場,我們不希望鄭某某被處以死刑……”
  法庭審理中,胡某、鄭某某對指控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,均認罪悔罪。
  昨日上午,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判決。
  一審判決 雇主無期徒刑,殺手死緩
  法庭旁聽席上,兩被告家屬均在列。胡某進入法庭後,就跟旁聽的母親點頭示意。而鄭某某一直低著頭,不與親友直視。
  最終,法院認定胡某和鄭某某,均因犯故意殺人罪,而且危害性極大,罪行極其嚴重。
  不過,法院認為,結合受害人家屬予以諒解等實際情況,對兩人酌情從輕處罰,判處胡某無期徒刑,判處鄭某某死刑緩期兩年執行。
  宣判結束後,鄭某某的多位親屬泣不成聲,有的甚至癱軟在座。
  雙方的家屬均認為判決較重,希望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,兩名當事人會在看守所提出上訴。  (原標題:藍旗街殺父案一審 女兒雇凶殺父被判無期)
創作者介紹

房屋出租

jz39jzyz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